Izzy

最近画风不对
cp洁癖 见谅

关于小妈文学的一些吐槽 负能量爆棚 请慎入


如今tag好几个小妈文学 我昨天刷tag的时候 刷到第一个的时候还行 嗯点进去看了看 然后退出来 也没在意

刷到第二个的时候 我也进去看了 也还好 

刷到第三个的时候呢 我就没点进去看了 甚至觉得奇怪

呵看到第四个的时候我甚至有点性冷淡

当我看到第五个连带着一篇寡嫂脑洞的时候我整个人爆炸了

我可以理解这种文学确实刺激

一篇二篇还好 四五篇一起来也太刺激了吧 

给我感觉润玉伺候完他爹还要伺候他弟?

把他当啥了啊?

是骨科禁忌还不够磕吗……

我能理解有的人喜欢看这个文学 但一天下来是不是太多了点

我是真...

2018-10-21

【旭润】天帝陛下竟然要在六界征婚

这是辆车 梗来自于 @吃肉还要起名字吗?  

魔尊凤x天帝玉  具体设定见这个博主的脑洞(真正的文名我不敢打 在链接里)

其实龙尾我也不晓得是怎个龙尾...龙尾很少可能有点萎(抱歉)重新改了遍 感觉比之前好点了

全文走链接↓

  第一胎是个小凤凰  


可能还是会有后续der

有些些肾亏了...

觉得还行的话回来点个小心心哦~mua~

2018-10-20

【旭润】三百粉点梗

谢谢大家的支持…已经三百多粉了。。

虽然欠着很多车 还是出来点梗了。。。

车肯定全部会码完(大概5.6篇) 所以不用担心…


可点清水也可点车…

因为是点梗 就算给我虐梗我也会掰成甜饼(见谅)


本人cp洁癖…所以…你们懂得(鞠躬)

占tag致歉 

2018-10-20

【旭润】我怎么成了兄长的昙花

发个沙雕文轻松一下 (才好磕肾宝开车…嘘…)

@劝君莫言 的    


请注意 如果被沙雕到了,请去找她!


一发完无后续


最后预警 十分沙雕十分沙雕十分沙雕


堂堂天界二殿,天帝嫡子,世间唯二五百年一涅槃的凤凰之一,不见了。


这可是大事情。


毕竟看着天帝天后急眼满处找寻的样子,也不像是个小事情。


这二殿出大事情了,那倒霉的自然是大殿。这不,大殿就被请去九霄云殿了吧?


润玉低眉顺眼地一口咬定自己并未加害旭凤,便再也未发半言。...


2018-10-19

【旭润】夜神大殿这味儿不对啊 ABO 上

这是辆车 给 @劝君莫言 

润玉O装A梗 不适者请退出(本来想耍流氓清水的,不过怕被40米大刀砍)

全文走链接 👇


  反正有,大把时光   


我不会告诉你们还会有后续的

依旧是觉得还行的话回来点个小心心呀~

2018-10-19

一个车脑洞有空就码

此梗是天帝陛下跳舞500热度(虽然还没) 我答应月月的点梗

设定天界古装但是人界已是现代 

在彦佑的带领下,旭凤逛了qing趣用品店,然后带了件qing趣围裙以及其他的你们懂的那些东西.

上天就让润玉穿上qing趣围裙然后然后....

然后我们就开车....

嘻嘻... 我颅内已经有画面了 ..


我欠了太多篇车了,这车可能一时半会飚不起来

如果热度高的话我说不定会插个队?

2018-10-18

【旭润】怨憎会

這是篇魔鬼 魔鬼 魔鬼(其实感觉我的魔鬼都不魔鬼)

好吧既然这样。

我,是个魔鬼.jpg

我,莫得感情.jpg

我,下篇豪车.jpg

能,原谅我吗.jpg


神魔之战后万年,神魔二界各筑结界,以防外敌来犯。


花界因失准花神,与二界交恶,神魔界再无色彩,只在天界留有当年准花神所幻昙花几枚,在魔界忘川两岸埋下花叶不见的彼岸花。


大战过后,二界虽经万年修养,终是比不得当日繁华。天帝自废半生仙寿,又吞噬穷奇,经琉璃净火焚烧经络,功力大不如前。魔尊大婚之日废去半身修为,又遭仙丹反噬,无法涅槃,终日醉于忘川池畔。


神魔二界势弱,其他界难免生出异心,妖界为祸四...

2018-10-18

因为有求不得 放不下两篇文了 所以准备把怨憎会和爱别离也写出来

因为爱别离有点多 自己私改成爱离别(毕竟八苦中四苦不好改太多)

先提前预警一哈…怨憎会呢 肯定是魔鬼的 (而且我下篇就是怨憎会)

爱离别我就来个沙雕甜饼(二甜二魔挺好 嘻嘻)


生老病死的话可以一字一个小段子 当然会发在一起


(我终于又能开合集了hhh)


abo梗会在怨憎会发出来后动笔 


(我可能会把凤凰写成新奥尔良烤翅味儿hhhh)


啊 记个养父玉x养子凤(清水?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画风正确的)


2018-10-17

【旭润】放不下

花吐症梗 你们别被标题吓到其实这是一篇甜到炸的甜饼


沙雕预警 


锦觅:我才是旭润头号大手


“咳咳咳…”本好好地在池边小寐的润玉突然喉中一痒,一阵撕心裂肺的猛咳过后,竟咳出了两瓣幽昙花瓣来。


刚为他顺完气的邝露见此,皱了皱眉,见润玉已然好了许多,开口说道:“陛下,此状…可用邝露到花界问上一问?”


润玉看着手心的幽昙出神,听到邝露提到花界,快速的将花瓣碾成粉末,低眸道:“不必了。”


就这么过了一月,即是润玉再如何掩饰,邝露都看出了些许端倪。


身体越来越差不说,近几日还咳出了血,问润玉又总是搪塞,而且这月来的政务像是要马...

2018-10-16
1 / 3

© Izzy | Powered by LOFTER